您的位置  建筑材料  水泥管材

華儀電氣自曝20億財務黑洞 稱"被"違規擔保不會認賬

    自曝20億財務黑洞 稱“被”違規擔保不會認賬!又一家公司栽在大股東手里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一定律再次應驗。

  11月24日晚間,因財務異常長期被監管部門關注的華儀電氣自己發現問題了。

  簡單說,公司在自查中發現存在違規擔保、控股股東資金占用等情況。公司已經確認:為公司控股股東華儀集團及其控股子公司華儀電器集團浙江有限公司及其他第三方等主債務人違規提供擔保92590萬元;經過審議程序的49350萬元合規擔保中出現了2.14億元逾期;另外,關聯方占用公司資金10.58億元。

  盡管華儀集團承諾1個月內解決這些問題,但令人擔憂的是,華儀集團財務狀況并不佳,華儀集團持有的公司30.83%的股份幾乎全部處于質押狀態,累計輪候凍結股份數量達到其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127.01%。

  自曝20億財務黑洞

  公司稱,截至公告披露日,違規擔保金額為92590萬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22.75%。其中,為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的擔保金額為49350萬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12.13%。為其他第三方的擔保金額為43240萬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10.62%。

  在公司已審議的對外擔保中,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經董事會審議并報公司股東大會審議批準的對外擔保共計58968萬元,其中已逾期的對外擔保共計2.14億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5.26%。

  關聯方占用問題尤為明顯。截至9月30日,公司累計發生關聯方資金占用22.12億元,累計歸還11.55億元,關聯方資金占用余額合計10.57億元。2019年10月1日至公告披露日期間,關聯方資金占用0.01億元,期間未歸還。截至公告披露日關聯方資金占用余額合計為10.58億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26%。上述占用資金主要用于控股股東歸還自身融資借款及利息、代償互保單位本息及經營周轉等用途。

  公司表示,目前正積極與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其他第三方等相關方溝通,督促其盡快解決資金占用及對外擔保問題。控股股東已承諾,在公告披露之日起一個月內解決上述上市公司對外擔保和資金占用的問題。

  如未來一個月內控股股東不能解決前述問題,公司可能會被實行其他風險警示。

  公司表態:暗保不認賬

  公司此次披露的違規擔保,即俗稱的“暗保”——未履行相關程序的情況下為關聯方提供的擔保,也未對外披露相關事項。

  公司表示,上述違規擔保系華儀集團在未經公司董事會、股東大會審議同意的情況下,擅自為公司關聯方及其他第三方提供的擔保,未通知公司董事會,公司董事會未知悉上述事項,導致上述相關事項未能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根據有關規定,該項擔保須經董事會審議通過后,提交股東大會批準并披露。

  公司表示,上述違規擔保事項未履行董事會、股東大會決議程序,公司亦未予以追認,公司將積極應對,主張上述違規擔保對公司不發生效力。

  公司表示,上述擔保事項部分涉訴,相關案件仍在審理中,公司是否應承擔擔保責任需經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的生效法律文書確定。

  前不久,最高法發布的《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對上市公司違規擔保做出認定:上市公司大股東或董事長等關鍵少數在未履行董事會或股東大會決策程序、未公告的情況下,私自以上市公司名義進行的對外擔保將不受法律保護。

  財務異常明顯

  公司的財務異常早在2015年公司完成再融資后便初露端倪。

  2015年,公司向特定對象非公開發行股票,募集資金22.3億元,募集資金凈額21.59億元。2015年底,公司貨幣資金余額達到28.55億元,而上一年末公司貨幣資金余額不足8億元,短期借款為2.63億元。

  隨后幾年,公司通過再融資獲得充沛貨幣資金的情況下,短期借款未見減少,反而增加,出現了俗稱的“存貸雙高”現象。

  公司應收賬款和營業收入的比值也一直保持較高水平,并在2019年三季報達到頂峰。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8.08億元,應收賬款卻高達21.05億元。

  利息收入也和公司貨幣資金情況不匹配。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貨幣資金15.79億元,利息收入卻只有1233.85萬元。

  此外,在擁有充沛現金和數億元未分配利潤的情況下,公司近幾年分紅卻極為可憐。

  交易所閃電問詢清算舊賬

  實際上,對于公司的各項異常,監管部門早有察覺。

  2016年-2018年,上交所均向公司發出年報事后審核意見函。今年4月,針對公司為控股股東提供擔保事項,上交所再度發出問詢函。

  在幾次問詢中,交易所反復要求公司及董監高、會計師等核查公司控股股東資信情況、公司業務情況,款項收回情況、對外投資情況等,并要求充分評估關聯擔保的風險。特別是今年4月的問詢函,公司直到8月才予以回復,但正是在問詢之下,公司才將為控股股東擔保金額從7億元壓縮到2億元。

  上交所11月24日晚間再次火速發出監管工作函,直指公司歷次相關回復內容與公司本次自查情況出現重大反差,要求公司、董監高、會計師明確前期是否勤勉落實監管函件各項核查要求,提供相關證據,并說明前期意見與本次自查披露情況嚴重偏差的原因。

  對于2016年以來公司盈虧交替且發生大額逾期應收賬款,交易所此次也一并要求核查,要求公司結合本次自查,充分核實業務實際情況和款項回收情況,明確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風險情況;會計師針對性地說明執行的審計程序和取得的審計證據,相關程序和證據是否充分適當,出具的審計意見是否恰當。

  針對違規擔保和資金占用,監管工作函要求公司明確具體情況以及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知曉時間;全面核實是否存在其他應披露未披露的資金占用、訴訟擔保、債務風險及資產凍結等事項,并充分評估上述違規情形可能對上市公司造成的影響;盡快核實產生的具體形式和原因,相關內部控制規定及失效原因,明確相關責任人及追責措施;公司是否存在信息披露違規的情形。

  監管工作函還要求會計師說明歷年審計過程中對應的審計程序和取得的審計證據,相關程序和證據是否充分適當,出具的審計意見是否恰當。

  監管工作函還指出,占用方承諾在1個月內將資金還款給上市公司,并解決違規擔保、逾期擔保問題。鑒于控股股東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均處于質押狀態,且被多次輪候凍結。要求公司結合控股股東的信用狀況、資產情況等,制定切實可行的整改措施和期限,維護全體投資者的合法權益。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云推薦
香港精准內部透码